手机购彩

  • <tr id='s8HlNU'><strong id='s8HlNU'></strong><small id='s8HlNU'></small><button id='s8HlNU'></button><li id='s8HlNU'><noscript id='s8HlNU'><big id='s8HlNU'></big><dt id='s8HlN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8HlNU'><option id='s8HlNU'><table id='s8HlNU'><blockquote id='s8HlNU'><tbody id='s8HlN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s8HlNU'></u><kbd id='s8HlNU'><kbd id='s8HlN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s8HlNU'><strong id='s8HlN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s8HlN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s8HlN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s8HlN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s8HlNU'><em id='s8HlNU'></em><td id='s8HlNU'><div id='s8HlN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8HlNU'><big id='s8HlNU'><big id='s8HlNU'></big><legend id='s8HlN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s8HlNU'><div id='s8HlNU'><ins id='s8HlN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s8HlN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s8HlN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s8HlNU'><q id='s8HlNU'><noscript id='s8HlNU'></noscript><dt id='s8HlN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s8HlNU'><i id='s8HlNU'></i>
                我为师生核酸检测做服务
                2022-04-08 来源:三江都市报々

                  杨龙美

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我们这个地♂方疫情形势有点紧张,所以,每隔两天就进行一次全民核酸检测。我们学校是一个教育集团,一个校区就有近六十个班级,师生有三千多〗人,考虑到不能过多占用学生上课时间,所以,核酸检测工作量大,工作效率@ 要高。学校把我们一些没有教学任务的老师抽调出来,和医院的医生们一起完成这项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参加检测工卐作的那天下午1时50分,我准时赶来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医生们也陆陆续续地赶到了我们学校。他们把一◥切核酸检测时需要的东西都放好之▂后,一位女医生帮我穿上防护服,戴上医用帽,还有最保险的防护口罩和防々护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忍不住问道:“我们也需要这样武装起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女医生说:“那是当然了。我们也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装束突然使我有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,又因为这样的使命感,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强烈的自豪感。我忍不住在开始为学生做检测前,让我的同事替我拍了两张照片。我想,能亲自参加到核酸检测的队伍中来,亲自体验一下医务人员的辛苦,很特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果真,接下来的╳三个多小时,我一刻不停地替检测的师生们编组、扫码,与做检测的医生密切配合。他们不知道全副武装的我是谁,就连来查看情况的校长也在问,被安排过来的学校工作人员在哪儿时,医Ψ生指着我说:“这就是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三个多小时被困在防护服、防护罩里,还要不停地忙工作,我没多久就开始淌汗了,期间想上厕所「也忍着。但我觉得还能忍受,我打心眼里想好好感受一下医务人员的辛苦。等到当天的工作全部做完时,我早已︼汗流浃背、疲惫不堪。晚上吃完晚饭,洗完澡,我很早就上床呼呼大睡∞了。隔一天,再继续同样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现在想想,在那样的三个多小╱时里,其实我们的工作强度并不算◆太大,但是,那样的三※个多小时,却让我感慨万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想想这两年多,疫情严重之地的医务工作者们、各方奔去支援的志愿者们,他们经∑ 历过的与疫情斗争的复杂场面以▽及超强度透支体力的工作量,是我↘无法想象的,更何况还有那些因此感染了病毒,失去了自己宝贵生命的医务∑工作者们、志愿者们。我这几个小时的体验简直就是浅尝辄止,又算得ζ 了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张宇婷)

                乐山发布 懂你,懂世界
                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