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彩票网

  • <tr id='X7RyaM'><strong id='X7RyaM'></strong><small id='X7RyaM'></small><button id='X7RyaM'></button><li id='X7RyaM'><noscript id='X7RyaM'><big id='X7RyaM'></big><dt id='X7Rya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7RyaM'><option id='X7RyaM'><table id='X7RyaM'><blockquote id='X7RyaM'><tbody id='X7Rya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7RyaM'></u><kbd id='X7RyaM'><kbd id='X7Rya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7RyaM'><strong id='X7Rya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7Rya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7Rya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7Rya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7RyaM'><em id='X7RyaM'></em><td id='X7RyaM'><div id='X7Rya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7RyaM'><big id='X7RyaM'><big id='X7RyaM'></big><legend id='X7Rya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7RyaM'><div id='X7RyaM'><ins id='X7Rya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7Rya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7Rya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7RyaM'><q id='X7RyaM'><noscript id='X7RyaM'></noscript><dt id='X7Rya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7RyaM'><i id='X7RyaM'></i>
                充满烟火气的苏东坡 ——读《苏东坡传》
                2022-04-02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                  张满昌

                  《苏东坡传》读到第十七章,写到了苏东坡遭遇乌台诗案后,被贬黄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特别关注了苏东坡自1061年开始首任官员后的∏为官阶段。到1083年被贬黄州,正是他为官后¤的第14个阶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宋代官员制度里包含定期回京述职。也就是你不可能在一个地方长期为官。述职完成,国家会根据你◣的政绩做下一步的安排。另外,如果官员卷入政治斗争,或者个人触犯律令,也有被贬或罢黜的可能。恰好,在这一阶段,苏东坡经历了从得意到失落的巨大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1080年,苏东坡度过100多天的牢狱之灾后,开始反省之前的人生,并说:“平生文字为吾累”,看上去痛定思痛,以至于在朝云生下卐一男孩子时,他作诗:“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惟愿我儿愚且鲁,无灾无难到公卿。”这表现了他『对儿子平凡低调的寄托,同时也是在自我反省。看到这儿,我特别卐算了苏东坡的年龄,44岁。常言说,四十不惑。但从这里看来,苏东坡到四十岁了,仍旧迷惑不已。这种迷惑,有对过去时光的悲戚,同时也有对未来生活的迷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被贬黄州后,苏东坡住驿亭,做农夫。在杭州时,苏东坡认为自己前世是出家人。到了黄ㄨ州后,他认为自己前世是陶潜。只是此时,当他实际去做农民时,才发现还是诗和远方的日子更加优哉游哉。现在一旦◥停下来,面朝黄土,为生计愁,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这段艰辛的历程,他这样写道:“故人马正卿哀余乏食,为于郡中请故营地数十亩,使得躬耕其中。地既久荒,为茨棘瓦砾之场,而∩岁又大旱,垦辟之劳,筋力殆尽……”寥寥几句,却透露出潇洒人生中做农夫的艰难。土地是最能让人沉浸的。除了荒地求@ 生,我想,苏东坡大概还想在一片荆棘中求得心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苏东坡是极爱美食和建筑的。比如到一个地方,接受长官命令,修一个建筑,往往在快要竣工时,游说领导,再建一座亭子。而就在总览徐州抗洪工事时,他也不忘在大堤上建黄楼一座。到了黄州,日子虽苦,但苏东坡却能从中找到乐趣。比□ 如呼朋唤友,向妻子要了酿造多年的好酒,去江中豪饮一番。对于这段经历,苏东坡写道:“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▲雷鸣,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”三更时分,正是家童深睡,生长激素分泌的时候,一个尴尬可爱◥的苏东坡便跃然纸上。当然,他也不忘奚落他的好友陈慥:“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。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。”据说,因为苏东坡的这番奚落,陈慥后来成了文学史上怕妻的代名词。而“河东狮吼”之说,正是来源◣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说完生活,当然得说他修房子的癖好。黄州期间,做了农夫的苏东坡,在此修建房舍,取名“雪堂”。据说雪堂墙壁统一刷成白色,开了内部装饰先河。直到现在,我们的建筑内墙,还大部分保留刷成白色的习惯。一不小心,苏东坡倒做了房屋装修的始祖了。至于缘何取名“雪堂”,有解释说正是因为墙壁的颜色。在我看来,苏东坡缘何要把它刷成那样的颜色呢?如此的冷色调,是否说明当时他凄凉的处境?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苏东坡在凄风苦雨的黄州生活,如同倔强的向日葵,从不放弃寻找阳光的机会。而评判一个人,我之所以强调他的苦与乐,是因为唯有如此,才不至于有失偏颇。寻︾常生活里,以偏概全去判断一个人的实例太多了,比如苏东坡,你仅仅说他是乐天派,那是不准确的;而你单单说他是苦↘闷人,更加离谱。总体来说,他的性格里,乐天的因子占主要。而一个人性格里色彩的成分,往往影响着他人生的轨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从苏东坡的性格来看,他具有大部分文人典型的老实性格和多嘴的习惯。看起来,多嘴和老实,是不能叠加在同一个人身上的,但我们再深入想想,老实人常常受欺负,如果在文学上没有功底表达,多半选择隐忍,最终导致爆发。苏东坡是个例外,他是文豪,看不惯黑暗的』官场,恰恰长期受欺负,就免不了以诗作抱怨。波谲云诡的政坛,显然给他留下了祸患。因言获罪,自古文人有此遭遇的众多。所以,看到这里,我认为林语堂这本书并未表现出苏东坡超过一般人的特质。有些失望。但细致想来,林语堂写此书的初衷,不是去拔高一个已经名满天下的人,而是以平民视角去看苏东坡,努力还原一个充满人间烟火气的苏东坡。这样想来,倒让我对他有些佩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《苏东坡传》:林语堂/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

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张宇婷)

                乐山发布 懂你,懂世界
                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