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在线

  • <tr id='lCiJ3Y'><strong id='lCiJ3Y'></strong><small id='lCiJ3Y'></small><button id='lCiJ3Y'></button><li id='lCiJ3Y'><noscript id='lCiJ3Y'><big id='lCiJ3Y'></big><dt id='lCiJ3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CiJ3Y'><option id='lCiJ3Y'><table id='lCiJ3Y'><blockquote id='lCiJ3Y'><tbody id='lCiJ3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CiJ3Y'></u><kbd id='lCiJ3Y'><kbd id='lCiJ3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CiJ3Y'><strong id='lCiJ3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CiJ3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CiJ3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CiJ3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CiJ3Y'><em id='lCiJ3Y'></em><td id='lCiJ3Y'><div id='lCiJ3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CiJ3Y'><big id='lCiJ3Y'><big id='lCiJ3Y'></big><legend id='lCiJ3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CiJ3Y'><div id='lCiJ3Y'><ins id='lCiJ3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CiJ3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CiJ3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CiJ3Y'><q id='lCiJ3Y'><noscript id='lCiJ3Y'></noscript><dt id='lCiJ3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CiJ3Y'><i id='lCiJ3Y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                一头猪的恩情
                2021-03-29 来源:三江♀都市报

                  呼庆法

                  那时还在生产队里,农民的经济收入除了挣工分,就□是家家都养猪,猪养︼到年底卖给公社的食品站,就是一笔丰厚的收入,足够农民应对第二年的生活开支〇。也有的人家把猪卖了,还上一年东借西借欠下的账款,毕竟谁家的日子№都不宽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凤鸣爹在一个国有矿▃上当工人,每月有20多元的工资,在亲戚邻居眼中,就是能借╱钱救急的富户。凡是上门借钱的,凤鸣娘』总会有求必应,帮人家渡过难关。娘常对凤鸣说:“借钱都是考虑了很久才上门的,不能回绝,回绝了就损了人家做人的面∏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凤鸣家每年也养一头猪,年底出栏卖给食品站后,娘总会买回来几斤〓肉,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个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临近腊月的一个傍晚,吃过晚饭,凤鸣和弟弟围坐在煤〓油灯下做作业,娘在纳着鞋底,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,凤鸣和▲弟弟有些兴奋,想着一定是爹回来了,爹在离家60多公里的矿上,每月能回家休假几天,每次回来,爹总会↑从食堂买上几个包子、馒头,让他哥俩解解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开门后,进来的是大伯和一个陌生人,凤鸣和弟弟很是失落,大伯对娘说:“这是早年逃荒落户山西的一个远方姑姑家的表哥。”表哥就讪讪地笑了一下,说:“我家里的大儿子准备腊月结婚办喜事,队里的工分钱◆到年底才能结算,就过来借钱救救眼下的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凤鸣娘问办喜事要多少钱,表哥说得120多元,娘脸上就⌒露出些难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表哥看出了凤鸣娘脸上的难色,赶忙小心翼翼地说:“要√是手头不宽绰,能借多少是多少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凤鸣娘说:“手头现在是有些不宽绰呢。”表哥一下就显得很失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娘★看了下表哥说:“孩子结婚是大事,再难也不能∞耽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表哥木然地回答着:“是——是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凤鸣娘看了下表哥说:“圈里有头猪,倒是到了☉出栏的斤数,你要是着急,明天就用车推上,到公Ψ社卖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表哥的眼里闪过一丝光泽,嘴里嗯嗯地答应↘着,连连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在大伯的张罗下▓,凤鸣家近200斤重的黑猪被捉出了圈,捆在了小推车上,一路嚎叫着∩,被卖到了公社的食品站,换回了110多元钱和表哥的喜悦。

                  表哥不断地◣感激着,拿上钱心满意足地回了山西。后来凤鸣就听到了表哥家成功办了喜事ζ的消息。直到5年后,表哥家才陆陆续续还上了这笔借款。再后来,就分田到了户,家家户∞户的日子就都有了转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晃20多年ω 过去了,这天凤鸣爹正在街上和邻居闲聊,突然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家门口,下来的是山西表』哥,开车的是他二儿子,凤鸣爹赶忙把↙表哥迎进家。闲聊中才知道,表哥家的大儿子在外边搞建筑,这几年承包了几个大工程,有了自己」的建筑队,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下凤鸣和弟弟都干啥事,要是㊣ 想出去干,就给些建筑上的包工活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爹告诉▆表哥,凤鸣和弟弟都己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,表哥显得很落寞。临走前,表哥留了家里的电话和大儿子公司办公室的电话,一再叮嘱说要是有事了需①要用钱了,千№万记得打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后来,每年凤鸣爹都能接到表哥打来的电话,直到有一次,表哥半开玩笑地说:“看来那头猪的恩情,这辈子是还不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年春天,突然传来了表哥去世的消息,原来表哥在头年做了食管癌手术,爹听到这个消息后,哽咽着哭出了声。凤鸣赶忙唤来大伯※,和爹一起去了山西,要◥送表哥最后一程。

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尧禹)

                乐山发布 懂你,懂世界
                打开